内蒙古新增境外输入疑似病例1例 无新增本土病例


这些美国政客根本没有真心将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但他们都是表演天才,在舆论场上千锤百炼。他们没干多少正事,但总能够把与公众、尤其是与自己支持者的交流做得很到位。疫情如此汹涌,人们的大量情绪需要释放,得到照料,政客们的绝大部分精力都使到了这里。

美国的抗疫差得出了圈儿,无论联邦政府还是州政府都严重低估了风险,未做任何准备,之后又陷入一片慌乱。湖北当初发生的各种错误和问题正以放大数倍的方式在美国,也在其他欧洲国家上演。

在中国,情况正相反。我们各地的干部们很多属于“会做不会说”型。湖北最危急的时候,干部们很怕舆论追究他们在疫情初期的过错,虽然也举行了记者会,但很多时候是念稿子,没能有效回应人们的关切和焦虑。他们希望公众放手让他们做事,他们有错误悄悄纠正就是了,理解不了舆论的较真。

目前,已经有不少美国民众通过网络自发组织并参与“让克罗泽尔复职”的联署活动。

庞星火再次提示大家,在医学观察期间出现任何身体异常,均要及时、如实报告,并主动配合隔离点工作人员进行病毒核酸检测筛查,做到早发现、早报告、早治疗,减少传染病传播风险。

据介绍,某女,退休人员。自述1月17日前往美国纽约探亲,与其丈夫、儿子共同居住。1月18日至3月13日每日到室外散步,并到附近的华人超市购物,外出未佩戴口罩。其子在当地上学,3月8日至13日曾到法国和英国旅游。20日,母子二人从美国纽约出发,经日本东京转乘全日空NH961航班飞往北京,22日抵京。母子二人在登机和离机时体温检测无异常,经海关检疫入境,健康申报无异常,遂转运至集中医学观察点进行隔离观察。

如果仔细观察美国官员们与公众的互动,很容易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疫情催生了美国社会的焦虑,大家会比平时更关注政治人物,尤其是总统、州长们的表现,这给那些官员创造了更多在舆论中聚焦的机会。他们此时要做的不是认真推动一个非常有效而且有现实执行可能的抗疫决策,而是要判断自己露面时什么样的表现最能对得上公众的期待,有利于赢得支持。

在美国,特朗普总统的表现如果按照严肃标准基本就是个笑话。他长期宣扬疫情“风险很小”,要大家不必担心。他说的那些话比被唾沫淹没的中国学者曾宣扬的“可防可控”不知道要夸张多少倍。他彻底转变态度强调疫情的严重性还不到一周时间,但美国选民们不仅不记他的仇,很多人比平时更支持他了,真是有意思。

最后,美军认为泄密事件对其战略威慑能力造成影响,因此需要以儆效尤,避免重蹈覆辙。“罗斯福”号航母之所以部署在西太平洋地区,为的是通过前沿部署实现前沿威慑的目的。在美海军高层看来,暴露航母上的疫情,不仅无助于实现既有目标,反而可能“危及”军队战斗力。

网络上流出的一段视频显示,在克罗泽尔走下舷梯的时候,舰员们一遍遍高呼他的名字,鼓掌目送他离开航母。在登上私家车前,这位离任的舰长回头向舰员们挥手道别。按照美国的价值观,想拯救舰上几千名官兵生命的克罗泽尔应该是英雄。然而,这位英雄却受到了不应有的惩戒。在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